鱼知鱼之乐

欣赏艺术时我百无禁忌,但我喜欢生活在阳光灿烂里。

【未授权翻译/侵删】【炼义】炎柱様と一緒!

简介:

看起来柱的每个人都有粉丝俱乐部


炼狱给人的印象是,汉缅因州的兄贵信仰系粉丝俱乐部,义勇则是感觉性能厨很多的印象。


在那田蜘蛛山不知道炭治郎是谁,却帮他度过难关... ... 平时板着脸的人这么对我的话... ... 我会爱上他的吧... ... (ω)


微量炭→义要素(是粉丝/师弟心理没有CP向!)


ATTENTION!:我不是作者!请能够翻墙的人去原地址点个小心心谢谢!此为未授权翻译!侵删!


以及我只是一个N2刚好合格的译者(点烟),所以是渣翻,如果有人对译文有不同的见解,欢迎各位在评论区与我讨论。


作者:三駒


地址:评论区见。


标题:和炎柱大人在一起!



今天也是在蝶屋。清澈的蓝天下,响起了嘹亮的声音。


“半边羽织——!!来一决胜负——!!”


***


在那田蜘蛛山篇执行任务后,伊之助想方设法挑战富冈。无奈的是,虽然现在只是因为实力差距太大而被轻视而已,但伊之助原本的气质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只要一遇到,他就会猪突猛进扑上去,然后10秒内就会被当场扔进席子里卷起来,这已经变成了一种固定的模式。蝶屋的每个人都微笑着看着这一切,炭治郎也满脸乌云密布地看着。


“真是的,炭治郎!你的脸!你的脸太可怕了,不要这样!!”


“怎么了,善逸……我还是老样子啊……”


“完全不是!绝对不是!平时你的脸看起来更加温柔好吧!!”


“可是!可是善逸!你看啊!”


说完,炭治郎朝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伊之助和往常一样,被挂在枝干漂亮的松树上,而富冈正在擦拭裹席子时沾在手上的污垢。


“太羡慕了!!”


“你疯了吗?!”


善逸以为是朋友觉醒了抖M的属性,脸色苍白,但炭治郎的眼睛却是极其认真的。善逸明白,他认真地羡慕着,复杂的心音中夹杂着些许焦急。


“怎么了,炭治郎,发生什么事了吗?”


“……”


“是不想说的事吗?”


“……明明是……”


“诶,什么?”


就连耳朵特别好的善逸也没有听完全的低语,这件事难道比想象的还要严重吗?


“可是……义勇明明是我的师兄!”


为了认真地倾听,坐直了身子的善逸凝固了。相反,炭治郎却像一个倾诉爱意的少女一样满脸通红。


不过,这也不是毫无道理吧?善逸想。


毕竟炭治郎是长子。守护弥豆子的那个姿态,以及在路上也展开了“因为是长子所以能忍耐”的迷之理论,而且是付诸实践给大家看的男人。长男已经成为炭治郎的身份名片之一,炭治郎也可以说就是长男概念的化身。而且,炭治郎也有想过吧,身为第一顺位的长男一定会有一次的那个想法。


是的,这就是“我要是也有个哥哥(姐姐)就好了”理论。


虽然是流派的关系,但是炭治郎第一次有了可以称为哥哥的存在,那就是富冈。当然会想向他撒娇。想让他帮自己练习,即使得不到表扬也想得到建议。如果可以的话还想一起去吃甜品。这么一直想着,看到他就想跟他打招呼,但他身边有一个高速跑过的人。


是伊之助。


在有礼貌的炭治郎开口之前,向前踏出一步,飞扑了上去。在这之后伊之助就回旋了起来。在富冈包好竹帘,完成例行程序之前,炭治郎根本没有机会搭话。即使被打招呼了,作为柱的富冈也会因为很忙而马上就离开了。


对于想方设法挤出时间和富冈在一起的炭治郎来说,眼下的目标——伊之助是羡慕的象征。


“他怎么能那么自然地跟义勇先生说话…!”


“嗯,怎么想都不自然呢。”


顺便说一句我们不是都没说上过话吗?善逸吞下了这个单纯的疑问。


“上次我们不都是单独执行任务吗?”


“啊……啊,是啊。”


“那次回来的路上,我遇到了伊之助,于是出口邀请他一起吃饭了哦。然后你知道他怎么回答我的吗?”


“不,我不知道的说……”


炭治郎的脸上挂着死气沉沉的笑容。


“他说’我已经在半边羽织那里吃过了’。”


痛苦的空气让人不由自主地退缩。而善逸直觉,啊,我不该问这个的。


“据伊之助说,他是在街上偶然遇到的,想要挑战一下,结果天黑了,就被义勇先生叫去一起顺便去吃点什么……”


炭治郎用遥远的目光注视着两人,开始流露出哀愁。


“一想到我和义勇先生一起吃荞麦面就花了四天时间……有点……已经……”


炭治郎的眼睛里一下子积攒了一层薄薄的泪膜,几乎要哭出来了。这时,他听到了羡慕、寂寞和些许嫉妒的声音。


“并且听说最近有传言说伊之助可能是富冈先生的继子……”


是谁散布了这么残酷的谣言啊。“哈啊”地呼吸了一声,炭治郎重重地叹了口气。


“羡慕伊之助羡慕得不得了……”


他拼命地寻找着可以开解最终垂头丧气的炭治郎的话。事态比想象的要严重。他绞尽脑汁想要转移话题,在脑海中反复思考,终于找到了一个头发花哨的男人。


“啊!你看,炭治郎!不用拘泥于富冈先生,炼狱先生也在给你训练吧?这样的话,炼狱先生不也成了大哥了吗?”


是的,自从在列车上发生那件事以来,炭治郎就一直在炼狱那里练习。古籍中所写的详细内容还不清楚,不过,为了学习与火之神神乐更接近的火之呼吸,炭治郎自己也经常去。因此,一部分队员之间盛传他可能会成为炎柱的继子。


“所以说啊!炼狱先生不是也有大哥的成分嘛!”


他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回头看向炭治郎,炭治郎却皱起了眉头。


“炼狱先生确实是个很好的人……但是有了千寿郎君……无论如何都比不上真正的弟弟,不是吗?”


“唔……也许是这样没错……”


“善逸应该也不愿意自己的哥哥宠着别人的孩子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想起了自己那个讨厌的师兄的脸。想象着那个人可能会对自己以外的弟弟温柔的样子,不由得皱起了眉。


“与其说是讨厌,不如说是郁闷。虽然我丝毫也不羡慕,真的,一点也不羡慕。”


与其对别人表现出温柔,还不如改善一下对我的待遇。听自己抱怨完,炭治郎微微露出了笑容。


“而且伊之助不搭理我,我也有点寂寞。”


“啊,这个我知道,那家伙很喜欢厉害的家伙。”


“那么你们两个人都有必要多锻炼一下啊!”


“!!”×2


在两个人用悲喜交加的目光注视着水柱和伊之助的时候,传来了明朗的声音。是炎柱的炼狱。


“如果两个人都想变强的话,我就陪你们练习吧!”


“炼狱先生!好久不见了!”


“呆在蝶屋也就是说哪里受伤了吗……?”


“不是,是有东西要送到富冈那里去!”


这样说着,炼狱向富冈举起手来打招呼。注意到的富冈瞥了一眼吊在松树上的伊之助,然后朝这边走了过来。


“不好意思炭治郎,能照看一下嘴平吗?”


“好的义勇先生!”


“啊,等我一下,炭治郎!”


好久没和师兄说过话了,炭治郎面带喜色地走向伊之助身边,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善逸脸色苍白,害怕地夹在两个柱中间。伊之助应该会在两人的帮助下从松树上下来。


“灶门少年他们不管什么时候看都很有精神啊!”


“我觉得不如你。”


看着炼狱笑呵呵的脸,带有谴责意味的富冈的眼刀向炼狱飞去。


“怎么了吗富冈?”


“……能不能不要再像刚才那样了?”


“什么刚才?”


听了富冈的话,毫无头绪的炼狱歪着头。看着他那个样子,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富冈开口了。


“炭治郎是会继承水柱之名的男人。”


所以,很困扰。看着小声抗议的富冈,我差点不由自主地想叫出声来。这个比自己稍微矮一点的年长者,小小的倔强让人觉得可爱得不得了,这就是让人迷恋的出于爱慕的欲望吗。


“喂,富冈,灶门少年有没有跟你说过他的水之呼吸无法正常施展?”


看着更加闷闷不乐的富冈,我确信自己猜对了,便继续说下去。


“而且练习了几次之后,我感觉那个少年恐怕连火之呼吸也不适合。灶门少年会成为另一种呼吸的使用者吧。这也许和我们经常听到的火之神神乐有关。”


默默听着炼狱的话的富冈的感情是无法衡量的。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迄今为止学到的东西就白费了吧。少年能够活到现在,正是因为有了水之呼吸。而且,从火之呼吸中也能学到新的东西,应该能让他变得更强。说不定将来他还会成为柱呢。”


“嘿,富冈。”他用手环住富冈的头,把他拉向自己这边。


“那个少年,是我们俩的继子呢。”


炼狱笑得就像在说出恶作剧的秘密一样,富冈也跟着眯起了眼睛。


“是啊。”


富冈用比平时更温和的目光注视着少年们,而伊之助注意到两人的视线后,扑了过来,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

番外


鬼杀队有一个叫作“隐”的组织。


虽然不会和鬼战斗,但是没有他们,战斗的准备、善后、对队员的支援、从有关鬼的信息中确认真伪等大量的处理工作就无法进行。


字面意思就是隐于暗处的支援部队。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情报。


蝶屋对他们来说也是重要的信息交换场所。


所以一个隐部成员带着当主大人的口信潜伏在那里也是无需质疑的。


那、那两个柱之间有一个孩子——?!


是的,其中一名很会察言观色的隐部队员为了不妨碍柱子之间的对话而潜伏着。唉,即使是柱也有自己的私事啊,虽然是下意识地观察情况,但还是听到了不容忽视的话语。


“那个少年是我们俩的(继)子。”


借用炎柱大人的话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大事件。


但是,如果只是这句话,他就不会动摇到这种程度了。可能是炎柱大人的玩笑吧?柱之间的玩笑?这么想的话应该可以就这样解决了。


但是,听到这句话,那个一本正经的水柱大人笑了。还加上了“是啊”这样肯定的话。


由于头脑已经转得太快了,他的脑子里只有两个字:结婚。


后来,两人的关系被一个隐部的联络网误导和传播,甚至被两个成为传闻焦点的粉丝团传播到普通队士那里。之后两个柱被听到传闻的长子传讯,这又是另一回事。


***

番外的番外


“富冈!最近好像有你和我结婚的传闻呢!”


……为什么??


“怎么样,干脆真的举行婚礼吧!”


“(不这么做)也行……”


“是吗!那就得好好定个日子了!”


“?!”



译者(我)的话:

好甜,甜死我了,借用瓶子的话来说就是读者们的尿检结果出来了,糖里没有一滴尿!


看到炭治郎说“……明明是……”的时候,我的DNA动了,脑子里不由自主接了一句“明明是我先来的!”(打死白学家)


炭炭的小粉丝心理好可爱啊,想要师兄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多一点什么的……我能理解!哪怕要被操练,我愿意为义勇做M!(不是)


炼狱大哥好会啊,他真的好会啊!“那个少年是我们俩的继子”,看到这句话我的心理和那个隐部成员高度重合,那就是结婚!!我的脑海里已经在放婚礼进行曲了!


最后义勇自己坑了自己!让你平时不好好说话,说话的时候总是漏半句,现在好了,被结婚了吧哈哈哈哈!我笑死了,真是又甜又好笑!


最后的最后!请求红心大蓝手还有评论!能够翻墙的人也请去原作者那里点个心心谢谢!

【未授权翻译/侵删】【炼义】彼は嫉妬深く、彼女は男前

炼狱大哥生存if

没有刀子,纯糖

义勇性转注意!(虽然文中基本没什么太大的体现……)

是一篇很有爱的文章,醋坛子打翻了的大哥和充满男子气概的憨憨义勇让我忍不住嘴角上扬。


ATTENTION!:我不是作者!请能够翻墙的人去原地址点个小心心谢谢!此为未授权翻译!侵删!

以及我只是一个N2刚好合格的译者(点烟),所以是渣翻,如果有人对译文有不同的见解,欢迎各位在评论区与我讨论。

作者:住田

地址:评论区见。


 标题:他的嫉妒心,她的男子气概



声音在无限列车上回荡着。


“是啊沟口少年!”


“所以说我姓灶门!”


“哈哈哈,我当然知道了,灶门少年!刚才我是故意对你坏心眼的!”


“为什么啊?!”


“因为我的未婚妻对你很中意!老实说我很嫉妒你!!”


“炭治郎——?!你什么时候出的手!”


“别掐我的脖子了,善逸!我也没有头绪啊!”


“哈啊啊啊?!切,还真敢说啊!受欢迎的男人果然就是不同啊!”


“竟然说没有头绪!你和富冈是同门吧。最近经常听到她说你的名字!”


“是的,是这样……义勇小姐吗?!义勇小姐就是之前说的未婚妻吗?!”


“没错!”


面对快活地笑着的炼狱,炭治郎眨了眨眼睛。


背后是善逸在喊“谁啊!”,“可恶!”,“嫉妒死了!”的口号。但是炭治郎没有余力去理会。


“两年前,她突然提出分手!我当然是拒绝的,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面了!即使是柱合会议富冈也经常因为在远方工作而缺席,唔姆,我不想回忆起那个时候的事!但是发现了你的事情后,我终于明白了富冈的心情!她是在害怕会连累到我!”


面对笑着的炼狱,炭治郎脸色苍白。


为了祢豆子的事,鳞泷一门冒着生命危险。对此炭治郎已经很内疚了,没想到师姐竟然还放弃了自己幸福。舍弃妹妹,炭治郎永远做不到。但是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受苦还是让人感到心痛。


“那是……”


“不需要你的道歉!富冈冒着生命危险来相信你们兄妹。虽然我不是发自内心地接受,但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我现在所希望的,是让你变强!妹妹失控的时候,你一定要及时处理!”


“祢豆子是绝对不会袭击人的,不过我还是会变得更强大!”


“唔姆,你的气势真不错!来做我的继子吧,让我来关照你!”


“啊?!”


“在说什么啊?!话题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走向的?!”


“比起那种事情,来跟我战斗吧大眼睛!”


这时列车员对吵吵嚷嚷的人群说道:

“车票…让我…看一下…”


转暗。

接着,战斗拉开了帷幕。


***


战斗结束后,炭治郎在蝶屋里醒来。打倒下弦壹,与出现的上弦参展开殊死搏斗。他们都伤得很重,炼狱伤得尤其严重。左眼瞎了,肋骨也碎了。甚至被在肚子上打了个洞。


但是,还活着。


另外,炼狱比炭治郎更早醒来,“真没出息!果然还是缺乏锻炼!”这么喊着就要去道场。但被青筋突出的虫柱打昏过去。


前来就诊的胡蝶喃喃自语说:“没想到要用到对付熊的剂量的药……”对此炭治郎积极地想要忘记他听到的话。


此后,炼狱开始了拒绝探视的监禁生活,炭治郎他们还没有见过面。


“炼狱先生,不知道伤口恢复得怎么样了。”


炭治郎嘟囔着,善逸回应道:

“因为被开了个洞啊……能复出吗……”


“嗯……”


伊之助也一脸困惑地听着两人的对话。


沉闷的气氛笼罩着病房。


突然,三人抬起了脸。


“咦,这个味道是……”


“啊,有人来了。”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停在了病房门口。


咚咚。


“打扰了。”


“义勇小姐!”


出现的人是水柱富冈。


“诶诶,美女小姐!是谁啊?!”


“半边羽织!!和我战斗!”


“你们两个都冷静点!”


在美人面前兴奋的善逸和要求战斗的伊之助的呐喊同时响起。接着两人一起冲向了富冈。


在炭治郎制止之前,迅捷的手刀已经飞了过去。


“吵死了。”


“来了啊啊啊!”


“呜哇啊啊啊!!”


炭治郎抓住倒地的两人的脖子,向义勇道歉。


“不好意思义勇小姐!好久不见了!”


“啊啊,还好吗。”


“虽然受了伤,但是我很好!”


“这样啊。”


“那样也叫很好吗?”

善逸的吐槽被无视了。


“话说回来发生什么事了吗义勇小姐。难道说义勇小姐也受伤了?!”


“不是。把要洗的衣服拿出来。”


“诶?!”


“三个人都一起拿出来。”


“哈啊?!”


“什、什么意思?!”


“被蝶屋拜托了。”


“啊、嗯?”


“对不起,义勇小姐,我还是不太明白!请从头再来一遍!”


“那好像是五年前……”


“要追溯多久啊?!这位美女是不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要管那些,跟我战斗吧!半边羽织!”


经过炭治郎坚持不懈的询问,终于得知现在蝶屋的住院患者很多,对病人的日常照料很大概率会顾及不到。因此,距义勇所说,现在是由病人的家人和朋友等人在家里洗衣服。因为炭治郎是师弟,善逸和伊之助也是师弟的朋友,义勇就给他们都买了换洗衣物来洗。


“所以快点拿出来。”


“果然再怎么说也不能麻烦义勇小姐!还是我自己洗吧!”


“晾晒的地方你们也来不及去了。所以我去洗,如果有任务到来的话,拜托你帮我拿过来。”


“不是、那个,我们还有兜裆布什么的!!所以……?”


正当我们争论不休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声大喊。突发的变故让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地板被猛烈踩动的声音靠近,门猛地打开了。


“打扰了!!”


“炼狱。”


“炼狱先生!!”×2


“大眼睛!”


出现的人是炼狱。他的头和身上全是绷带,眼睛上甚至还戴着眼罩。他的右手臂拄着根拐杖。


“富冈,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之前去过了,本来打算在这之后再去一次的。”


“是吗,谢谢你那天来看我!不过我当时没有意识!”


“嗯。”


“那么,今天!你为什么先来这里?为了灶门少年吗?”


“这是病房位置的缘故,炼狱的房间比较远。”


“虽然我自己也觉得有点过分,但说实话我很嫉妒!”


“是吗。”


炼狱是直直地看着富冈说话的。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没有注意到背后悄然出现的紫色身影。


“原来是这样啊。所以,炼狱先生没有遵守再三请求的安静一点,大声喊叫,甩开制止你的孩子们,拄着拐杖就跑到这里来了吧?”


简直是绝对零度。她的声音既可爱又冷酷,整个病房都被冻住了。


“蝴蝶。”


唯一一个,没有僵硬的富冈呼唤着。


微笑。

带着完美的笑容,蝴蝶走进了病房。


“你好啊,富冈小姐。是出完任务回来了吧?没有受伤吗?”


“没有。只有三个下级队员受伤了。”


“嗯,嗯。我去检查了。因为肋骨骨折了,所以住院了。……啊,我们的卧铺已经住满了,现在正在准备临时卧铺呢。”


“真忙啊。”


“嗯,真的是。……如果大家都能听医生的话就好了。”


炼狱的肩膀在颤抖。

炭治郎和伊之助靠在一起,脸色苍白。善逸已经昏厥过去。


“抱歉,胡蝶。炼狱和师弟都麻烦你了。”


“哎呀,这不是已经能好好打招呼了吗?哎呀呀。”


这么说着,胡蝶高速地戳着富冈的脸颊,富冈毫不抵抗地接受着。即使是嫉妒心很重的炼狱,也还不至于愚蠢到在胡蝶管富冈的时候插嘴。


“总之,这三个人的衣服我来洗。还有米饭煮好了。”


“啊,我记得以前炼狱先生住院的时候没能按时吃饭吧。谢谢你,说实话,这帮大忙了。”


“有生姜佃煮,蝴蝶吃吧。还有给宅子里的孩子们的金平糖。”


“呃?!谢谢。但是能有这样的顾虑……因为有了师弟,所以变成了姐姐属性吗?”


“是小千准备的。”


“啊,不愧是千寿郎君。他真的很可靠。”


“是吧。姆呼呼。”


“希望哥哥也一定要学习一下啊!”


和富冈说了几句话,心情好像好了几分,但还是不忘给炼狱扎一下心。看到炼狱低垂的眉毛,蝴蝶的怒气似乎终于消退了。


“好了,炼狱回房间去吧。”


“啊,是的,富冈你呢?”


“我和你一起去。我来抱着你吧。”


“嗯,挺好的。请一定要公主抱哦。”


“可以。”


“不不不,你在说什么?!我是个男人,又很重,不可能的吧!”


“别小看我。”


“嘎!”


“好厉害富冈小姐! 你真的把他抱起来了! ”


“把我放下来富冈!拜托了!”


“不要。再闹的话下次就不来了。”


“这也太狡猾了吧!”


“不狡猾。”


三个柱吵吵闹闹地离开了病房。


突然,义勇转过了头。


“你们三个,把衣服收拾好。这是已经决定的事情了,我一会儿再来拿。”


说完,富冈抱着像少女一样满脸通红的炼狱离开了。蝴蝶笑着跟在后面。


“总觉得,好厉害啊……”


“是啊……”


“……要把衣服收拾好吗?”


抵抗是无意义的。

看到即将离开的炼狱的姿态,三人都放弃了。



译者(我)的话:虽然每一句话都没有标明是谁说的,但是大家应该都看得懂是谁说的吧。


标题应该翻译成“他很嫉妒,她很有男子气概”的。但是我没有这么翻译,因为前后两句话其实没有关联,如果这么做了会让还没看完文章的人误会的。所以就折中了一下,变成了“他的嫉妒心,她的男子气概”。


好,废话说完,感想时间到!


醋坛子打翻了的大哥,对于炭治郎的存在非常在意!话说不愧是大哥,居然会把自己的嫉妒心理坦然地对其他人说出,不愧是你!


大哥在列车上说要把炭治郎收为继子的话,虽然我知道原著里就有这么一回事,但是放在这篇文章里的话,我还是忍不住想:厉害!把潜在的情敌(不是)收为继子就能让对方自动降一个辈分(艹),不动声色就消除了威胁,真是高明的手段!


义勇即使性转了也是一如既往的憨憨啊,简短有力的对话很好地反映了义勇的风格。师姐在两年前和大哥单方面分手……是义勇会做出来的事情呢……既想保护炭治郎又不愿意连累大哥,于是就这么放弃了自己的幸福,还不能向大哥解释。呜呜呜,可恶你要为了自己的幸福多考虑一下啊你这个憨憨!温柔内敛的义勇,他永远不会解释自己都做了多少,只会默默地向别人付出,我永远爱他!


以及一个很有爱的小细节,义勇在提到千寿郎的时候说的是小千!并且在蝴蝶夸奖千寿郎的时候还发出了“姆呼呼”的声音,这是,义勇标志性的代表幸福满足的拟声词!你品,你细品!


真好啊,我好羡慕大哥,我也想被义勇公主抱啊!我超听话我绝对不会闹的,我只会羞涩地把脑袋埋在义勇的脖颈上然后细细品味他的味道(变态)


最后的最后,请求小心心和评论!有能力的人请务必去原地址点个心心!以及我自己这里也想要心心和评论(我要求好多),虽然我只是个译者,但是心心和评论什么的还是好想要!

我是来拉票的
2020年东京动画奖节(简称“TAAF”)的“年度动画”评选在bilibili开设了投票专场,用户将从过去一年内在日本国内播出或上映的商业作品中选出年度动画“BEST100”(电视动画80部+动画电影20部),再基于此结果继续选出本年度最受欢迎的一部作品。
目前中期排名结果已经出来了,灵能排第八。
这个奖项在动画界里的意义十分重大,希望看到的灵能粉都能去b站投一票!谢谢!
这是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blackboard/2020AOY_home.html

呜哇!十分想要的梦寐以求的T恤!上面的叶男神好清晰好清楚啊!舔爆T恤!真是太感激啦!特别定制的这个我超喜欢!对我而言最好的国庆礼物get★daze @一只柚柚

武井的快涂叶子和全宗!
【看我发现了什么!】
叶子!叶男神!超好看啊啊啊!美人快看我快看我!
【季刊真是个好东西,上面还有画封面叶子的全过程♥】

淘宝真是个万能的软件,正好看到有人在卖这个挂件就赶紧买了~叶男神挂件get!
暗搓搓对背面的日语进行揣测,是船到桥头自然直么?

终于到了!两本周边在p站上就钟意了,通过buyee进行一系列手续操作终于买回来了!尽管运费比本子还贵但是叶男神敲可爱所以吃土也无所谓了!

今天翻公式书的时候翻到了很有意思的东西。本来是只打算看叶男神的栏目的,然后顺便把八才哥的也看了一下,结果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啊。
在访谈时被问到谁是心目中的MVP的时候,八才哥若有所思地回答:“果然是叶啊。。。”然而接下来访谈的人又说叶称呼八才为哥哥这件事的时候,又马上不容反驳地改口说是安娜【安娜躺着也中枪】
还以非同寻常的气势瞪着人看啊喂,还脸红了,叶子称呼你为哥哥就这么害羞以后还怎么理直气壮地攻略弟弟【喂】
没想到一说到叶子的事就这么大反应,明明已经是个一千岁孩子也有过不少的人了,在面对叶子直白的关爱时还是会小鹿乱跳什么的这种设定感觉好棒啊【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