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知鱼之乐

主萌好叶,叶是我男神,目前掉入通灵王大坑。
微博名是yu知yu之乐,欢迎来撩。

呜哇!十分想要的梦寐以求的T恤!上面的叶男神好清晰好清楚啊!舔爆T恤!真是太感激啦!特别定制的这个我超喜欢!对我而言最好的国庆礼物get★daze @一只柚柚

武井的快涂叶子和全宗!
【看我发现了什么!】
叶子!叶男神!超好看啊啊啊!美人快看我快看我!
【季刊真是个好东西,上面还有画封面叶子的全过程♥】

一个短小的中秋贺文w

一年之中有十几个月圆之夜,可只有一天是有着特殊含义的中秋节。

“因为私欲而为再正常不过的月相赋予特殊的意义,把感情寄托于既不会说话也不会思考的月亮,人类这种生物可真是多愁善感啊。”

不似人类的生物发出了不屑一顾的感叹,头上长长的兔耳朵彰显了其妖物的身份。

“可是中秋的寓意很美好啊,与家人团聚听上去就很轻松快乐,更何况,月饼这种东西真好吃呢咕叽咕叽。”

又一个声音发出了反驳的话语,一边说着嘴上还不忘嚼着月饼。

“把东西吃了再说话。”尽管不是第一次,但好还是为叶这种为了人类而反驳他的行为感到不爽,连带着红色的长耳也抖了抖彰显出主人的不爽快。

“咕咚......啊,生气了?”好不容易把口中的食物咽了下去,叶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好,头上的兔耳朵转了转。

“当然没有。”当然生气!

唉唉,这个人又别扭了,叶有些伤脑筋地挠了挠脸颊。然后充满犹豫地,恋恋不舍地,一点点把装着月饼的盘子推到了好的那一边。

【谁要你的月饼了啊。】无语地这么想着,麻仓好却没有把月饼还回去,而是饶有兴趣看着叶恋恋不舍的表情,挑着眉捻起一块月饼,然后一边就着叶瞬间痛心的表情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接着大发慈悲地给出了评价。

“果然橘子味的月饼还是很奇怪。”

觉得不好吃那干嘛要吃!麻仓叶流着宽面条泪。不过毕竟都已经当作赔罪礼送了出去,叶也就没有要拿回来的意思。

“如果按照人类的说法的话,我们这种存在应该叫做月兔吧。”

扭过头不去看好那边的情况,叶努力转移话题,最后还真有点感兴趣的样子,似乎有点兴奋地摆动耳朵。

“你看,我们都是从月亮上下来的。”

“那又怎样,事情的真相是怎样你又不是不清楚。”好无所谓地回答。他们确实是月球土生土长的,也有着兔子的部分特征。

然而可不是月兔那种渺小的存在。月兔是嫦娥的宠物,他们那里可没有所谓的嫦娥敢支配他们。好轻蔑地想到。那些住在仙宫里的仙人看到他们躲都来不及,所以才说地上的人类愚昧啊,对自己看不到的事实胡编乱造。

不过这不是重点。

“拖了那么长时间,又是找话题又是吃月饼,叶你应该做好准备了吧。”

吃完了最后一块月饼,好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暗哑了下去,红色的瞳孔颜色加深了不少,正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坐立不安的叶。

“做......做好什么准备?”听到好的声音就觉得大事不妙的叶,心里敲起了警铃,此刻仍旧准备装傻挣扎一番。

好没有回答,他直接站起身来,一步步地接近叶,绕着椅子转了一圈,最后站定在叶的面前,俯身捏住了叶的肩膀不让他逃离,然后弯下腰凑到叶脑袋上正不安分地扭动的兔耳。

“当然是交/配的准备啊,不然我们来到地球干嘛,嗯?”随着话语喷出的气息让敏感的兔耳猛地垂了下去,感受到手底下人的挣扎,好有些用力地捏住,轻轻地用牙咬着亚麻色的兔耳,满意地看到了叶脸上的潮红和耳根的泛红,更加卖力地取悦于叶了。

“唔......”结果还是无法避免吗!感受到脆弱的耳朵被人用如此情/色的方式啃咬,叶就忍不住要呻吟出声了。

既然无法避免那就还是享受吧,希望过后能起得来。叶无奈地想到。手臂搭上了好的脖颈,一个用力把他往下拉了下来,然后有些笨拙地直接把嘴碰了上去,亲昵地吻着对方。

感受到叶的回应,好满足地吸吮着叶的唇,伸出舌头打开牙关,尽情地掠夺着,用力舔过叶口中的每一寸,兴奋地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与此同时,手也不老实地抚摸叶流畅的腰线,最后滑到了毛茸茸的小巧的兔尾巴那里,揉搓了起来。

“!”脆弱的尾巴被人揉捏,叶当即就想退开,无奈好死死地抱着他,于是只好更用力地啃咬对方的唇,以期望能放开他。

很可惜这样做也只是增添了对方的兴致而已。

感受到怀里叶的身躯的颤抖和升高的温度,好再也耐不住抱起人就往卧室里走,把叶放倒在床上,准备更深入下去。

“等一等......关灯。”嘴唇还是发麻的,但叶还是尽力说清楚了话,开着灯做果然还是很让人害羞啊!

“不关了,我想看着你。”瞳孔中的红色更加艳丽张扬,对上闪耀着水光的琥珀色瞳孔,却依然有能够被包容的感觉,好觉得心里有一块切实地被填满了。

窗外的满月似乎完全没有要回避的意思,挂在天上照着紧贴着的两个人,看上去更加的圆满了。

————————————————————————————

我我我我......我居然写了脖子以下的描述!希望不要被屏蔽!人生中第一次R15贡献给了好叶。【然而感觉写得好渣_(:з」∠)_第一次写好像写不出那种嘿嘿嘿的感觉】

其实这就是两个月亮上的兔子到了发情期,于是决定到地球上来交/配,然后叶兔子努力挣扎转移注意却还是失败躺平的故事。【至于为什么一定要到地球,因为月球上环境太恶劣而且还会有路过的仙人打扰......(八才哥杀气释放!)】

以及为了尊重一下考研,还是加了一段求偶。

【兔子求偶的方式就是绕着另一个兔子转还会发出咕叽的声音!】但是在文里放一起好像不大对劲,于是就拆了开来√

小剧场:

叶兔子:生气了吗?(反复横跳)

好兔子:没有哦。(核善下波动着蠢蠢欲动)

高三真的很忙啊,每天的作业就很多,外加还有要填研究性报告,学校又给加了额外的为综招准备的补课。开学才几个星期就仿佛感觉几个月都过去了,中秋这个贺文其实开学就准备了但是现在才写好。其实每天都过得很累,睡觉时间也少,但是写好叶文的时候心情还是很好的,看到太太们的文的时候就感觉轻松了不少。因此我不觉得这种事情是浪费时间没有意义的,对我而言尽管时间很宝贵但是果然不能没有放松的时间啊。

哟西,小小地发泄了一下,接下来马上准备准备国庆的贺文吧!这个比较长估计还要一段时间,请尽情期待!

淘宝真是个万能的软件,正好看到有人在卖这个挂件就赶紧买了~叶男神挂件get!
暗搓搓对背面的日语进行揣测,是船到桥头自然直么?

对于一个想象力太丰富,思维跳跃的人而言,码文章是一件非常煎熬的事情。

因为往往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灵感之泉喷涌而出,情绪极度亢奋,一边脑补一边写一边还又笑又哭。我还在努力斟酌用词码着这一章的时候,其实我已经脑到后面十几章了,打字的速度完全跟不上脑补的速度。

最后就成了,算了!写你麻痹,起来嗨呀!写啥写,不如自己脑补爽一下就好!

啊,不行,今天也没有做到一气呵成直接写完呢。
_(:з」∠)_

握在我掌中的你的手

通灵王的生活是很无聊的,除了有个能够看到世界各地风景的大屏幕以外,其所在的整个空间都是纯白色的一片,那传说中最伟大的精灵王也只是平日充当背景板,不动弹也不吭声。

然而对于坐在王座上的人来说,就连能够看到世界各地景象的大屏幕对他也没有什么吸引力。毕竟活了一千多年,想看的风景也都看了个遍,人世间的百态就更不用说,光是“听到”都已经觉得厌倦。

“所以这就是你现在玩我手的原因?因为你已经闲得发慌了?”一边说着,头戴耳机的少年一边悄悄使力试图把手抽回来,却无奈地发现坐在王座上的人根本没有放开的意图,于是也随他去了。

坐在王座上的好似乎是早就预料到叶不会在意,于是就直接拽下了他手上的手套,眯着眼睛似乎是在细细观察眼前的这双胞弟的手。

由于常年握刀,叶的手掌上有一层茧,但不是很厚,为了不影响握刀的手感所以叶有特地有刮过。

第一次看到叶拿着短刀将刀刃放在手掌上的时候,好其实是有点被吓一跳的,不过看到当事人与其手上利落干脆的动作完全相反的云淡风轻的神情后,就完全冷静了下来坐在叶旁边看他认真地刮去了手上的厚茧。当然事后实在是有点看不下去,所以好干脆用了点小技巧帮助叶快速的治疗了,免费的。

想起了这个往事,直到现在好都觉得有点无语,他的叶很好,既自立又自强,但他还是有点恶趣味地希望叶能够亲自来请求身为通灵王的自己的帮助。毕竟看到叶因为有点害羞而染上薄红的脸,再调侃几句稍稍欺负他一下,最后向他讨要代价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可惜叶这家伙能够自己解决的话决不会向别人开口,不能自己解决的也总能想到办法找他的朋友一起解决,叶的朋友实在很多能干的也不少。结果就是他这个伟大的万能的通灵王居然只能无聊地坐在王座上,看着叶和那些渺小的人其乐融融。

想到了这些,心情有些不爽的好坏心眼地挠了挠叶的掌心。

“哇,你不要突然袭击啊喂!”感觉到一股电流从掌心窜向大脑,叶敏感地颤抖了一下,还条件反射地要把手抽回来,可惜却被好紧紧地握住,于是只能瞪着好,心想眼前这个焉坏焉坏的哥哥又要干什么。

看到叶脸上的薄红,好这才满意了下来,按摩着叶手上的几个穴位便很快安抚下来这个心宽的弟弟。

嘛,算了,Bob的新曲还没听呢先听一会吧。叶很快就忘了刚才的事,懒散地坐在王座的扶手上靠着椅背恢复了悠闲的作派,舒服地打着盹。好也得以继续翻来覆去玩着叶的手。

不知道是不是体质的缘故,叶看上去很瘦,尤其腕骨突出地明显,指骨个个分明。但不是瘦弱的瘦,看上去单薄的一层肌肉实际上充满了爆发力,尤其在他出拳的时候,紧绷起的肌肉附着在手臂上有一种流线型的美感,瞬间就能够挥出去,坚硬的指骨砸在人的身上那可是生疼生疼。不信的话问蓝毛的和绿毛的笨蛋。

好看着这双手,心里有种奇妙的感觉。就是这么一双手,叶曾经用这双手握紧了武士刀与他对峙,眼睛里是毫不退让的执着和勇气,每一次他朝他挥刀都像是向他传递着自己的意志,最终成功地打破了自己坚持一千年的执念。

只有他知道这双手是充满了怎样惊人的力量,只有身为宿敌同时又是胞兄的他。因为好知道,叶是如此喜欢着这个世界,如此努力地去喜欢人类,在他的眼里灵魂没有善恶,所以叶朝他挥出的刀,既是要打败他,也是要帮助他。

啊,为什么没有察觉到呢?原来那个时候叶一直有向他伸出援手啊。好缓缓将视线从叶的手上移到他那张好看的脸上,直到看得叶浑身不自在,好才轻轻地笑了笑,动了动嘴唇,仿佛是叹息一般从喉咙中溢出的音节消散在这纯白的空间里。

“ありがとう”

“嗯?你有说什么吗,哥哥?”光顾着听音乐,也没有仔细听的叶,眨了眨眼睛看向好,发出疑惑的询问。

“哼,什么都没有。”好轻哼了一声。

可是感觉哥哥脸有点红诶,在通灵王的空间里也有热这一说法吗?叶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求生欲让他闭上了嘴,反正现在好也听不到不是吗。

——————————————————————————

霍洛霍洛:我作证,阿叶这家伙的友情破颜拳是真的疼,在那一万米的高空打得我瞬间神清气爽,心里一点也不慌了。

李塞鲁:还可以,其实叶打得不是很疼?他应该手下留情了吧,我脸上伤都没有,还能脑子清楚地道歉。

八才哥:哼【脸红】【我是脑抽了才说出那句话的吧】

叶:【欲言又止,止而又欲,最后求生欲迫使闭上了嘴】

精灵王:......【对不起我就是块背景板】

——————————————————————————

虽然打着好叶的tag,但其实就是想吹一下我哩叶男神【对不起我是脑残粉_(:з」∠)_】

八才哥终于没有ooc啦!【没有......吧?】

这次终于改了写文拖沓的毛病,想表达的也好好表达了出来【开心(๑Ő௰Ő๑)】

想标题想了好久,想要一个一看就让人点进来的标题,果然我毕竟是个有点虚荣的人,红心小蓝手什么的没法不爱呢( •̥́ ˍ •̀ू )

终于到了!两本周边在p站上就钟意了,通过buyee进行一系列手续操作终于买回来了!尽管运费比本子还贵但是叶男神敲可爱所以吃土也无所谓了!

今天翻公式书的时候翻到了很有意思的东西。本来是只打算看叶男神的栏目的,然后顺便把八才哥的也看了一下,结果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啊。
在访谈时被问到谁是心目中的MVP的时候,八才哥若有所思地回答:“果然是叶啊。。。”然而接下来访谈的人又说叶称呼八才为哥哥这件事的时候,又马上不容反驳地改口说是安娜【安娜躺着也中枪】
还以非同寻常的气势瞪着人看啊喂,还脸红了,叶子称呼你为哥哥就这么害羞以后还怎么理直气壮地攻略弟弟【喂】
没想到一说到叶子的事就这么大反应,明明已经是个一千岁孩子也有过不少的人了,在面对叶子直白的关爱时还是会小鹿乱跳什么的这种设定感觉好棒啊【打住】

我的爱人兼弟弟是个性冷淡怎么破(1)

想看小甜饼的进来!HE!架空设定!大老板×摄影师!
尽全力还原人物性格,没有只会邪魅一笑的好更没有玻璃心叶。尽管叶不是大老板但依旧属于强强联合,不存在谁更强谁更弱(至于为什么之后会说的)。

前段时间在微博上嚷嚷着要割腿肉振兴我大好叶家族,总算写下来了。虽然以前那个狗崽的坑了,但这次保证不坑!

以及又改了一次。。。

——————————————————————————————
       
        “嘶!”尽管早有预料,但将手中的酒精棉花按到嘴角时麻仓好还是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面前的镜子中反射出麻仓好此时有点狼狈的样子。左边的脸颊肿得厉害,让原本帅气的脸看上去十分滑稽,依稀还可以看到凶手的拳印,似乎是力道过大连嘴角都破了皮。
  
  “叶这次下手真狠啊......看来是相当的生气呢。”一边嘴里喃喃自语一边把膏药贴到了脸上,清凉的感觉让原本火辣辣的脸好受了不少。
  
  看着镜中完美贴合肿起部位的膏药,在确认没有贴歪后,麻仓好放下撑在洗漱台上的手,然后刚直起身子下一秒就又弯了下去。只见他紧皱着眉头,一只手又撑回了台子,另一只手摁在因为之前的牵扯而疼痛的腹部。
  
  很显然名为“叶”的凶手不止揍了麻仓好的脸,连同人体薄弱的肚子也没有放过。
  
  看着自己修理得很惨的样子,麻仓好磨着牙走出了卫生间,心里给叶记上了一笔。

        即使你是我爱人你也不能打我脸啊!看着和你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你也下得去手,麻仓叶这一拳我记住了!
  
  “咔哒”一声转开了门把手,黑曜石一样的眼睛倒映着空无一人的客厅景象。米色的壁纸,温馨的摆着柔软抱枕的双人沙发,铺着简单的橙色方格子餐布的餐桌,以及摆着几个橘子和一个相框的被炉,这些无一不显示着这应该是有两个人一起居住的温暖小屋。
  
  然而麻仓好并没有看到他想要的那个人。往常在这个时间点,那个懒散的人肯定是把自己窝进温暖的被炉里,怎么扯都不愿意出来,脑袋上戴着橙色耳机听着那个黑人爆炸头的音乐(在麻仓好看来真是一点审美都没有),还一边剥着橘子一边随着音乐的节拍摇晃着头。
  
  而他,身为这间屋子的另一个主人,则是大大方方地走过去跟叶挤在被炉的同一侧,光明正大地享受和爱人温热的身体相贴的美好感受。
  
  一开始叶还会不情愿地往旁边一挪再挪,嘴里嘟囔着“两个大男人挤一起不觉得难受嘛......”,后来就习惯了他的存在,更让麻仓好觉得高兴的是叶剥好橘子后还知道主动分他一半吃(你知道,这对于一个爱橘如命的人是多么难得啊),更何况重点在于叶是亲手喂他吃的!没错!就是那种我喂你吃一瓣自己再吃一瓣的那种甜蜜情侣吃法!
  
  然而现在展现在麻仓好眼前的却是空荡荡的被炉,零星几个橘子被孤零零地冷落在上面,没有了那双好看的小麦色双手的爱抚,似乎都干瘪了不少。
  
  在客厅里扫视了一圈都没有看到自己的爱人,麻仓好有些焦躁,又忍着腹部的麻痛感大跨步地迈向了卧室。
  
  卧室里也是跟客厅一样的暖色调风格,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占了一整面墙壁的墨绿色窗帘似乎显得非常的格格不入。正对着门的窗帘背后其实是一整面落地窗,而落地窗前有不只一层窗帘,外层的墨绿色显然是遮光的,这是为了让偷懒喜欢赖床的爱人有一个好觉而特别定制的;里层是透光的较薄的窗帘,最适合在暖洋洋的午后小睡一会用了,既不会完全遮住阳光又拦住了过于明亮的直射光线。
  
  房间的正中央理所当然是一张双人床,看上去又厚又重的被子扭成了麻花散在床上,平常的话应当是被那个看上去很不拘小节实际上是个家务小能手的爱人晒在阳台上,接受阳光的照射。
  
  “嗯?我为什么这么熟练?我可不像某个全球大型企业的会长(※),有一个排的仆人供您差使,像我这种小市民当然是自己动手啊。”
  
  回忆中叶一边轻轻松松把厚重的被子甩上晾衣杆,一边调侃着他。而麻仓好则是一脸骄傲地回复说:“王者不需要事事都亲身实践,这种小事当然也不需要我去做。”

        听到这句话的叶无语地看了好一眼,心里默默地把治疗好的中二病的日程提了上来。

        你说说看这都二十几的人怎么还像个青春期的小少年一样喜欢称自己为王呢?果然中二是病,不治不行啊!
  
  从回忆中抽身回来。现在看着这床上被弃置不管的被子,麻仓好心中有一个不好的预感,而这个预感在看到疑似被洗劫一空只留下他自己衣服的衣柜后达到了巅峰。
  
  居然离家出走了?!有这么生气吗?!我还没来得及就脸这件事找他算账呢!我承认我这次有点超过,但是......我依旧不后悔那么做......只有这个我一定要弄明白......一定......

——————————————————————————————
  
  (※)会长:在日本,一般称公司老板为社长,而超大型企业的话就是会长。日本的公司一般称xxx会社,比如xxx公司就叫xxx会社。